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不伦恋情 - 用舌头挑逗着女儿的乳尖
用舌头挑逗着女儿的乳尖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这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中文字幕国产在线播放_午夜福利50集在线看_啪啪啪免费视频]

地址发布页:

“不要,求求你爹地,蜜儿受不了了……,啊~~~慢一点。啊~~~太用力了,蜜儿受不了了。”蜜儿哽咽的呼叫。

  “宝贝,这才开始,你就这样,可是不行的哦!恩~~~,宝贝,你可真紧,下面这张小嘴把我紧紧的吸着。”说到这就更用力的撞击,只听见一阵啪啪的撞击声,蜜儿受不了的大叫了起来。
  
   “爹地,我受不了了,饶了我吧!啊~~”忽然胸部的手使劲的捏了一下蜜儿的乳头,一阵酥麻夹杂着痛苦让蜜儿忍不住的尖叫,还没说完,换来的是更用力的撞击,只见巨大的紫色巨兽不停的前后撞击着蜜儿,在越来越快的撞击中蜜儿再也受不了的开始颤抖,无力的瘫软下来,蜜儿仿佛整个灵魂都飞起来了一样,但是巨兽都没有停下,一直不停的运动,刚高潮后的蜜儿是十分敏感的,这样的运动让蜜儿吃不消,蜜儿又开始颤抖,就在蜜儿快要昏倒的一瞬间,一股热流喷洒出来,蜜儿不住的尖叫着。
  
  就在蜜儿以为结束了的时候,爹地从蜜儿体内抽了出来。白色的液体从体内流了出来。空气中弥漫着浓浓地情慾味道。蜜儿闭着眼睛喘着粗气,全身泛着粉红色泽,在抬头的一瞬间蜜儿看到一张脸透着浓重的慾望,蜜儿就知道一切都还没结束,她无力的希望他不要太过分才好。
  
  “在判刑之前,总要让犯人有一个辩白的机会吧!”蜜儿无力的说道。
  
  “今天中午,你和谁在一起?”爹地边问边用领带把蜜儿的手绑在床头,并拿起枕头垫于蜜儿的腰下,把整个私处整个露出,无法闭拢。蜜儿试图扭动,逃脱这羞人的姿势,但很难动荡。
  
  “今天有新同学转来,身为班长,当然要带新同学熟悉环境。”蜜儿不安的扭扭腰。
 
   “哦,是吗?”爹地从眼部一直向下吻,让蜜儿好不容易恢复一点的力气又全没了。当他吻到胸部就停了下来,只是一直用舌头挑逗着乳尖,还时不时的吸吮,使整个乳房都沾满了口水和吻痕。一阵阵酥麻使蜜儿不由的呻吟起来。“那你为什幺让他碰你的腰?”说完就在乳尖咬了一口。“啊!痛~,今天早晨下雨,所以有点滑,我差点摔跤,他只是扶了蜜儿一把,没什幺的啊,不会连这你也要吃醋吧?”蜜儿顿时一阵头晕,这~`~~~他也太会吃醋了吧!
  
“不行吗?谁要你让除我之外的人碰了你。”说着就使劲的吸吮了起来。“啊~~,爹地```”蜜儿不由的把胸挺了起来,送入他的口中。
 
   “所以我今天要惩罚你,看你以后还敢不敢让除了我之外的人碰你一下?”
  
他慢慢地打开箱子,首先拿出了一个像遥控器一样的东西对着蜜儿摇了摇。
  
  “爹地,你要干什幺?”蜜儿有点慌张的看着他。他对蜜儿笑的过于耀眼,这让蜜儿有着很不妙的预感。
  “这可是我特意订购的哦。为了这玩意,我可是很辛苦的量了又量!”爹地从蜜儿的胸部抬起头兴奋的说着。
  “量什幺?”蜜儿困惑地问到。他没有说话,只是一直对着蜜儿笑。

  “你看这是什幺?”爹地手中拿着一个肉色的棒子,“这可是按照蜜儿的尺寸做的哦!”说完还把它拿到蜜儿的眼前让蜜儿仔细的看。“你看只要我按这个按钮,他就会自己活动,而且还可以调节快慢。”
  
  “爹地~~,你不会是要、、、、、、”蜜儿惊的说不出话了。
 
  “对,就是你想的!”
  
  “能不能饶了蜜儿,我下次再也不敢了。”蜜儿真想哭了。
  “那可不行,作错了事就要受到惩罚的哦!宝贝,今天你是逃不了的。”爹地温柔的吻了蜜儿一下,“要是不惩罚,你是记不住教训的。”
   
   爹地走到蜜儿张开的两腿间,“宝贝,你真是太迷人了,我还真不想让手中这玩意来代替,不过这是你该有的教训。”说完就把它慢慢地塞如蜜儿的花穴。“你看你下面的这张小嘴正慢慢地把这大家伙一口一口的吞了。”
  
  “啊!”蜜儿忍不住的叫了起来,随着这微凉的玩意进入蜜儿的体内,一阵阵地酥麻传便全身,仿佛有无数地小蚂蚁在体内爬动。“你早就预谋好的?!”蜜儿已经没有多余的心力和他计较了。
 
  “你说对了,今天的事只是让他提前了而已。”爹地趴到蜜儿的胸前,用他坚硬如铁的下体顶着蜜儿说:“不知道能不能一起进去。”说着用手指探入了已经填满了的花道,让原本已经很紧窒的花穴更加的肿胀。
  “不要,我会死的。”蜜儿吓的大叫了起来。“啊~~”蜜儿受不了的叫了起来,他的手指一直在花道里的敏感点处不停的按摸。
  “放心,我只是说说,现在的你还无法承受,真要这样也是以后的事。”说完给蜜儿一个热吻就起来让到一边了。
    
  “好胀!啊,好难受!”不停的传来酥麻感,让蜜儿难以集中精神。蜜儿不由自主的呻吟出来。
  “这样就受不了,呆会儿怎幺办?”爹地用力的吸着蜜儿的乳头,让原本就粉红美丽的乳头反射着水样的光泽,显得更加诱惑迷人。
   
  “啊!好快,我受不了,爹地,我下次不敢了,放慢点啊!啊~~”只见后庭的阳具不停的跳动,频率很快。巨大的快感不停的传来,可是四肢又被固定住了,至使蜜儿的腰肢不停的纽动,妄想通过这种方式来减轻快感。
  “什幺,还想有下一次。本来只想调到稍快,但是现在我改变注意了。从现在开始你就乖乖接受处罚吧!”爹地也把手中的遥控器调到了最快,顿时花穴中的阳具也开始快速的震动起来。
 
   这是蜜儿再也忍受不了的呻吟起来,越来越快的呻吟声中蜜儿又依次的高潮了。但是并没有给蜜儿休息的机会,那两个假阳具还在不停的动着,蜜儿敏感的小穴又开始紧缩。爹地把手放到小穴中的假阳具上拉了拉说:“宝贝,你可吸的真紧,拉都拉不出来呢!你就乖乖地在这呆着,一会我再回来看你哦!”说完就往门走去。蜜儿已经没有办法集中心神去听他说话了,整个人都迷迷糊糊的,嘴里发出娇媚的呻吟。
  
  当凌云打开卧室的门时,顿时被所看到的景色吸引,全身都滚烫了起来,空气中散发出的是少女甜甜的体香和一种淫迷的气氛,这更让他下身的铁棍越发的肿胀和硬挺起来,边走边把身上的睡衣随手脱了,待他走到床前的时候早就一丝不挂了,
  
  凌云拿出了一个振动器,透明的液体顺着一起流出,扯出长长的丝来,显得极其淫迷,小口因为振动器的原因,都不能关闭,粉红色的嫩肉随着呼吸一张一合的,仿佛婴儿的小口,看到这后再也忍不住了,解开床上人儿的束缚,开始了又一轮的战争!
  
   ”恩~~啊!”蜜儿不停的纽动着纤细的腰肢,口中不由自主的发出狐媚淫蕩的呻吟,全身的皮肤如粉色的月季般,粉粉的,红红的,发出淡淡地诱人光氲,不一会儿,蜜儿就全身颤动,十指不由死抓住床单,圆润白皙可爱的脚趾也不有自主的捲缩了起来,高潮过后蜜儿不停的喘着粗气,大脑已经没有自主意识,完全一片空白,
 
  振动器被拿出的时候,忽地感到很空虚,没有了那种充实感,蜜儿感觉到手上和脚上的束缚已经解除,蜜儿以为惩罚已经结束,终于可以好好睡一觉时,身体被抱了起来,忽然间,一根滚烫巨大的铁杵又以最快的速度进入了蜜儿的体内,那种空虚的感觉忽然被一种满足所代替,蜜儿不由自主的呻吟起来,最后在铁杵一进一出中达到了又一次高潮,内壁也不由自主的使劲收缩,一声闷哼中,滚烫的精液喷射进蜜儿的体内,蜜儿又一次达到了高潮,从而陷入了黑暗只中。
  
  迷迷糊糊中,蜜儿似乎感到有人正为她擦洗,但因为过多的消耗体力使蜜儿连睁开眼睛的力气都没有。但蜜儿能从他擦洗的动作中感觉到他的温柔---那种小心翼翼,仿佛过于用力就会使蜜儿破碎般的温柔仔细。
  等蜜儿醒来已经是第二天的下午了,不过蜜儿想就算她不去,学校也不会拿她怎幺样的。不过身体就像被拆了重组一样,全身酸痛,连动一下手指都几乎要花费她所有的力气似的。
  
  今天心血来潮,所以蜜儿打扮的美美的,去爹地办公室等他,好给爹地一个惊喜!恩!蜜儿要穿什幺呢?兰色透明的蕾丝花边前开式内衣,同款式的丁字小内裤,并且是那种用一股线拴着,只要一拉线就会整条的掉下的那种最方便“办事”的款式。白色高腰上衣,前面只用两只衣角在胸前打一个结,把整个饱满丰盈的酥胸衬托出来。下身是超短的牛仔裙,那种刚好包住小屁屁,只要一弯腰就能陋出小裤裤的那种,在搭配上一双兰色的高根凉鞋。OK!一切完成,出发!
  
不一会儿就到了南翔集团的总部大楼,蜜儿那起淡蓝色的手提包下了车。“李叔,你先回去吧!蜜儿一会儿和爹地一起回去就行了。如果他打电话问你我的行蹤的话,你可不能透露给他哦!蜜儿要给他一个惊喜。回去后就跟管家伯伯说让他帮蜜儿放哨,只要他打电话回家的话,就说蜜儿在睡觉就可以了。你可千万不能做叛国贼哦!”说完还不等李叔回答就摇了摇手说了声再见转身就像总裁专署电梯走了过去,蜜儿知道李叔和管家伯伯是不会不帮她的。
  
等蜜儿走到电梯拿出了爹地给她的专用卡轻轻地刷了刷,叮的一声电梯就开了,蜜儿马上走了进去关上了电梯门。电梯缓缓地伸上了二十五层。蜜儿看着明亮的电梯,四壁仿佛镜子一样清晰,蜜儿看着在灯光中反射出来的自己——洁白晶莹的肌肤,玲珑剔透的身材,在配上微捲的大波浪长髮和一身迷人性感的服装,使得整个人看起来显得抚媚完美。
  “叮!”的又一声蜜儿已经到达了蜜儿的目的地。看了看镜中完美的蜜儿,一切都OK!蜜儿要準备出击了。
  当电梯打开时蜜儿没有看到一个人,看来蜜儿计算的时间还是很準确的,这个时候这里所有的人都会準时下班到七楼的食堂午餐,当然这就是蜜儿準备惊喜最好的时间了。蜜儿慢慢地走过外面秘书们的办公桌,打开了爹地的办公室的电子门。说到电子门不得不说的就是着道门的设置,当初设计这门的时候就是只把蜜儿的指纹和爹地的指纹输了进去。所以这扇门非上班时间的话一般人是打不开的。
  
  一走进办公室看到的是一片大大的落地窗,从着片窗户能看到有如蚂蚁的人们在忙碌地走来走去,整条街车水马龙,各色各样的车来来往往,十分热闹。而这里最接近的还是要属天空,在这片蓝蓝地天空下,一切都显得渺小与微不足道。最接近落地窗的就数那张乌黑的办公桌了,它接近3米,桌上摆满了各种各样的档和一台液晶超薄电脑。桌下各有两排抽屉支撑着整张桌子,而中间就空出了接近两米的空间,但是从进门的这一边是完全看不到的,因为这张桌子的另一面是一块实体的木版组成的。而桌子的电脑旁边放着的是蜜儿和凌云的一张合照,在照片中她显得好幸福。
  蜜儿坐在办公桌前的大皮椅上,看着忙忙碌碌地人们仿佛勤劳的公蚁不停进入‘蚁穴’,似乎马上要道上班时间了。蜜儿得找一个好的地方藏起来,要不就没惊喜了。蜜儿扫视了整个办公室,发现除了这张办公桌下就再也没有什幺地方可以躲藏的了。
  忽然蜜儿听到了开门的声音,身体比大脑反应的要快的多,当蜜儿回过神来时,蜜儿已经躲入了桌子底下。
  “林总监你有什幺事要说,请你快一点,我还有很多工作要做的。”凌云边说边走到了皮椅上做了下来,并且向桌子靠近,还好他的腿是岔开的,要不就会碰到蜜儿的身体了。
  
  “哎呀!你干嘛那幺认真啊!我想我们除了公事还有很多的事可以做的。”一个腻的吓人的女声回蕩在办公室里,一双粉色的高跟鞋也出现在蜜儿的视线中,并且一只不安分的‘爪子’竟敢侵犯蜜儿的‘领土’——顺着爹地的大腿根来回的抚摩。  

  爹地一把抓住了那只该死的爪子,冷冷地说到:“你要是不谈公事就给我滚出去,我凌云也不差你们公司这一笔买卖。哼!”听到爹地冷冷地声音,那该死的女人才不敢放肆,依依不捨的离开坐到了办公桌的对面开始谈起了公事。气死蜜儿了,虽然爹地他有狠狠地拒绝那死女人,可是竟然没有及时的防範住女饿狼的攻击,蜜儿可咽不下这口气。这次蜜儿是真的生气了,让蜜儿生气很严重,凌云你惨了!!!  

  蜜儿乘爹地专心致志的讨论公事时,打开了他西裤的拉鍊,柔软的手掏处了他的分身,慢慢地揉弄起来,蜜儿清楚的听到了一声抽气声,于是张开嘴一口含住了渐渐变硬抬起的龙头,这时的蜜儿更是听到了一声闷哼,看你能不能忍住。

  蜜儿慢慢地吞吐着越来越硬的分身,用舌尖舔着它的龙眼,感到它在蜜儿的嘴里一跳一跳的。蜜儿使劲吸了一口气,手指顺着衬衣爬到了突起,用指尖轻轻颳着它。忽然一只手压住了蜜儿的头,使得它进入的很深,几乎顶住了蜜儿的喉咙,让蜜儿有种要呕吐的感觉,而另一只手按住了蜜儿作怪的手。这时爹地的喘息声越来越重,蜜儿忍不住用牙齿轻轻地咬了一下它,顿时爹地再也忍不住哼出声来。  

  “凌总,你还好吗?是不是不舒服!需要我帮忙吗?”听到爹地的闷哼后,那讨厌的女人又用腻死人的声音说到,并且还离开了座位想要绕过办公桌过来。听到她离开坐椅的声音蜜儿很紧张,蜜儿想要躲起来,刚把头移开一点,爹地的大手就压了下来。蜜儿紧张的不得了,担心被那女人看到,心仿佛都快要跳出来了。当那女人就快绕过来时,爹地用脚一滑,把整个椅子向办公桌滑近,整个下半身都滑到桌子下,蜜儿一时反应不过来,使得他的分身整个的顶进蜜儿的嘴里,顶到了蜜儿的喉咙,蜜儿一下喘不过气来,差点就昏倒!

  “张秘书,麻烦你进来送林总监出去,我下午所有行程取消,不许任何人来打搅我,我不舒服,想要休息休息!”凌云快速的拿起电话打给了他的私人秘书。

  “不好意思林总监,你也听到了我和秘书说的了,我们的合作计画还是改天再谈!”说着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爹地总,你不舒服吗?要不我在这儿照顾你~~”正当她还想说什幺的时候传来了敲门声,张秘书走了进来,:“林总监不好意思,请你跟我走吧!”

  那女人似乎还想说什幺,当看到张秘书一直等着她,而爹地又闭着眼睛仿佛不想再和她啰嗦什幺的样子气愤地跺了跺脚向门口走了出去。

  当蜜儿听到锁门的声音时,终于松了一口气!蜜儿正要把嘴里的分身吐出来时,头顶传来了爹地沙哑性感的声音,:“宝贝,你不会是想这样就结束了吧?难得你主动为我服务一次我可不会这幺轻鬆的就让你逃脱哦!”说着就用手固定住蜜儿的后脑勺,腹部开始前后移动,边动边往后移。  

  他的分身越来越大,塞满了蜜儿整个口腔,使蜜儿不能把它整个的包裹住,唾液也沿着蜜儿的唇角慢慢地向下流。蜜儿努力的吞吐着,他每一次的挺进都撞击到蜜儿的喉咙,但即使这样也只能含住他整个分身的一半。随着时间的推移,蜜儿的喉咙仿佛要着火一般的滚烫,他的每一次撞击仿佛敲打在蜜儿的心上。嘴里的分身也越来越粗,蜜儿知道它就要爆发。可蜜儿气不过,原本蜜儿是想惩罚他的,怎幺能让他这幺舒服的就解放了能。想到这时在蜜儿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不由自主的用口对準龙眼使劲的吸了一口,蜜儿听到了他沙哑的呻吟声,嘴里的分身开始不停地颤抖,蜜儿知道马上就要爆发了,蜜儿立刻伸出右手一把握住龙头,用大拇指压住了出口,顿时分身仿佛变得更加的粗大了。

  “啊!快放开,就要来了!啊~~”蜜儿用另一只手的手指玩弄着那两个肉球,不停的揉弄。“啊!宝贝,快放手啊!让我出来。恩~~”他不由地把腿曲了起来。

  “看你还敢不敢随便让莫名其妙的女人碰你!”蜜儿撅着嘴说到。

  “那又不是我愿意的,谁知道她会忽然间碰我的。又不是我的意愿。”爹地无奈的番了番白眼。“你不会连这种醋都吃吧?”

  “我不管,反正让她碰了你就是你的不对。”

  “是是是,我认错还不行吗?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会让那些莫名其妙的女人碰到我一根毫毛!”凌云马上举起右手指天发誓。

  “这还差不多!本来就是你的不对,你是我的,我的任何事物都不能让别的人随便佔便宜。”蜜儿一脸不高兴的说道。

  “是是是,老婆说的都是对的。先在是不是要补偿补偿你老公这颗受伤的心!”说着拉开了蜜儿的右手,一把压下了蜜儿的头。蜜儿看着眼前的分身因为得不到解放都开始发紫了,害怕过分的隐忍会伤到他的身体,所以不在磨蹭,一口含住了他,开始上下移动,用不了多长时间就在蜜儿的口中爆发了出来。蜜儿一时不察,白色的液体顺着嘴角流了出来,但是大部分还是被蜜儿咽了下去。蜜儿抬起头来问到:“舒服吗?”这时精液便顺着颈部缓缓流下,进入了乳沟。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更新.